脫歐后 英歐金融關系怎么處?

發布時間: 2020-02-20 03:57:13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夏賓 瀏覽次數: 評論:0

【歐洲時報特約記者夏賓報道】有的人,要在變動之下尋找機遇;有的人,則要在變動之下守住利益。1月31日晚11時,英國正式“脫歐”,結束其47年的歐盟成員國身份,也給剩下的27位歐盟成員帶來了一個新的機會——爭奪歐洲金融中心。當前,這一地位被公認為倫敦所有。另一方面,對英國而言,“脫歐”也并不意味著結束,而是全新的開始。比如在金融市場上,未來英國公司如何進入歐盟市場、如何平衡英國金融監管標準與歐盟監管標準的異同、如何捍衛自身歐洲金融中心的地位,這是一個個“必答題”。

本期歐時茶座將分析“脫歐”后英國與歐盟間的金融關系,以及未來在競爭歐洲金融中心的“比賽”中,英國的“勁敵”們。

做客本期歐時經濟茶座的專家: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 賈晉京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陳鳳英

南開大學金融研究院院長 田利輝

中國社科院歐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趙紀周

英歐分歧凸顯 大量金融機構總部或被迫搬遷

1694年,英格蘭銀行成立。英國倫敦開始踏上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道路。

經歷了國際金本位制、發展歐洲貨幣市場、取消外匯管制成為全球最大的外匯交易中心、跨國銀行機構入駐最多的城市、悠久的國際保險業務歷史、國際黃金交易中心……這一件件里程碑事件和享譽國際的排名,讓英國處在全球金融的中心。

圖為英國倫敦的倫敦金融城。(圖片來源:新華社)

興業證券的一份報告顯示,在全球市場上,76%的歐洲對沖基金的總部設在英國,歐盟國家74%的OTC衍生品交易在英國,歐盟國家55%的PE基金由總部設在英國的公司發起。

同時,歐洲養老基金42%的資產來自英國,英國也參與了歐盟國家35%的風險投資,90%美國投資公司在歐洲的部分設在英國,歐盟78%的資本市場行為是在英國進行的。

但是,在“脫歐”的進程之中,倫敦把全球金融中心第一的寶座丟了。2018年9月,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顯示,紐約超過倫敦,成為全球排名第一的金融中心。這份金融中心指數由英國智庫機構Z/Yen和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每年發布兩次,考察城市的商業環境、金融業發展、基礎設施、人力資本和聲譽。

現在,“脫歐”正式完成,倫敦打起了歐洲金融中心的“保衛戰”。按照協議,英國將于1月31日“脫歐”,隨后進入為期11個月的“脫歐”過渡期。英國須在過渡期內與歐盟談判各項“分手”細節,談判時間表很緊,而這里面最棘手的就是金融領域的談判。

英國剛完成“脫歐”,歐盟便著手采取措施削弱倫敦的金融中心地位。

據悉,歐盟擬重新修訂《歐盟金融工具市場指令II》,取消此前對英國的讓步。包括衍生品、大宗商品等在內的交易政策可能會被修改,而目前倫敦在這些交易方面占據主導地位。

柏林、布魯塞爾和巴黎的官員希望重新修訂《歐盟金融工具市場指令II》,取消在完成法規制定前的六年里對英國做出的讓步。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賈晉京表示,具體來看,關于研究支出、記錄留存、股票交易,衍生品和大宗商品交易的政策可能會修改,可能加大高盛、摩根大通等國際銀行脫歐后的談判難度。

分析人士認為,上述改革旨在加強德意志交易所集團在期貨和其他上市衍生品市場中的支配地位,以與倫敦證券交易所相抗衡。

同時,歐洲證券及市場管理局已要求,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確保洲際交易所、倫敦金屬交易所遵守歐盟市場透明性措施。

英國前財政大臣賈維德(Sajid Javid)撰文闡述針對金融服務業的英國脫歐貿易計劃里提到,英國政府將不再遵守歐盟針對金融服務行業的規則,但希望就銀行業達成“持久”的貿易關系。

賈維德稱,“如果對英國來說行得通,我們可能會選擇與歐盟相同的方式來做事,但是肯定會有差異,其中一個原因就在于,作為一個全球金融中心,英國需要跟上并推動國際標準。我們的出發點將是為英國做出正確的選擇。”

賈晉京指出,在英國與歐盟的談判中,總部設在倫敦的銀行未來進入歐盟市場的方式將是雙方談判的一個“膠著點”。在歐盟的單一市場外,英國的金融服務公司將不再自動擁有可以在歐盟27個成員國之間自由運營的通用“護照權”。

相反,英歐雙方可能依賴于一種被稱作“對等”的、較為不穩定安排,在這種安排下,雙方的法規都被認為是充分統一的,而金融業擔心的一個問題是,歐盟可以僅憑提前一個月的通知就能撤回“對等”安排。

但現在,英國政府要求歐盟簽署一項關于金融服務的永久“恒等性條款”,這項條款將持續數十年時間,以確保倫敦金融城在英國“脫歐”后一直可以進入歐洲市場。

倫敦泛歐股票機構Aquis Exchange Plc首席執行官Haynes在倫敦說,如果大臣能獲得對等的待遇,我就開香檳慶祝,如果做不到,那英國就將“硬脫歐”,成本會攀升,我們都必須在歐洲設立辦公室,對業務來說非常糟糕。

“可以想象,若設立在英國的公司無法直接服務整個歐盟,那么總部設立在英國的金融機構將被迫搬往歐洲,直接導致金融公司的大量流出。”南開大學金融研究院院長田利輝說,在英國與歐盟脫歐過渡期內,倫敦的金融服務公司在歐盟市場的準入,必將成為英國與歐盟談判的關鍵戰場,銀行擔心一旦英國離開歐盟,它們將不再享有使它們能夠在27個成員國自由運營的權利

牛津大學經濟學教授David Vines認為:“退出歐盟將是災難性的”。他認為,“脫歐”毫無疑問會削減英國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這會使英國被歐盟單一市場排除,倫敦作為歐洲金融中心的位置有可能被法蘭克福取而代之。”

巴黎金融實力不容小覷 但需警惕“反商”社會環境

倫敦是歐盟的金融中心,因此英國“脫歐”會對歐盟其他27個成員國的金融體系帶來巨大風險,但也會創造巨大機會。2020年英國正式退出歐洲單一市場,歐盟其他27國應該及時調整金融監管體系以應對這一變化,也應充分發掘自身優勢。

英國“脫歐”后,歐洲金融業將遷往何處還是一個未知數。當前,法國巴黎、德國法蘭克福都希望本國城市成為倫敦的替代者。

圖為巴黎埃菲爾鐵塔。(圖片來源:中新社)

安永發布的2018年歐洲吸引力調查中,巴黎以37%的得票率成為投資者眼中最具吸引力的城市,法國的金融實力不容小覷。

這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希望建設一個更具有創新活力的法國有著密切聯系,他試圖推動更寬松的勞動法,并減輕企業和投資者的稅負。

中國社科院歐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員趙紀周認為,此次勞工法改革如果最終成功,有可能給本國勞動力市場帶來活力,有利于經濟良好運行和提高法國企業國際競爭力和員工積極性,進一步增強法國企業對外資的吸引力。

《2018年財政法案》顯示,到2022年,法國的企業稅稅率將從33.3%逐步降至25%。非金融企業利潤率將因此凈增32%,這是自金融危機以來的最高水平。

在承諾減稅和增加行政效率等利多條件的吸引之下,確有不少金融集團將目光轉向巴黎,全球最大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選擇以巴黎取代倫敦成為針對歐洲和亞洲提供另類投資服務的新基地。

與此同時,花旗集團也擴大了在法國的業務,目前在巴黎雇用約160人的花旗計劃再增聘約100人;歐洲銀行管理局總部將由倫敦遷往巴黎,匯豐銀行、美國銀行、摩根大通、高盛、施羅德等銀行、投行和資產管理公司都已經宣布了遷都巴黎的計劃。

但趙紀周也強調,法國強大的工會力量和傳統“反商”的社會環境也同樣不容忽視,未來效果如何仍需進一步觀察。

法蘭克福被給予厚望 勞動法或成阻力

“如果要說最有潛力接替倫敦成為歐洲金融中心的城市,我選法蘭克福。”田利輝認為,歐洲央行總部在法蘭克福,而德國也是整個歐洲經濟的中心,政治上對歐洲的影響力愈加提升,但也需要認識到,金融中心的建立雖然“水滴石穿”但也不是“一蹴而就”,法蘭克福有底子,但也仍要“繼續努力”。

圖為位于法蘭克福的歐洲中央銀行大廈以及眾多金融企業總部所構成的天際線。(圖片來源:中新社)

趙紀周則指出認為,德國是歐洲經濟最有強勁最有活力的動力引擎,首先來看,法蘭克福坐擁了龐大的經濟基礎,另一方面,目前法蘭克福已經集中了很多金融機構,若大型金融機構選擇下一站目的地的話,選擇法蘭克福的可能性比較大,若要想在整個歐洲可以提供全面的服務,法蘭克福的優勢最強。

2019年年初,德國聯邦議院通過了德國政府提出的一項勞動法修正案。按照該修正案,用人單位可以在支付賠償金后,直接解雇企業高管。這項修正案只針對不計算獎金的情況下,年薪超過22.14萬歐元的雇員,且公司的資產負債表規模需超過150億歐元。

德國政府估計,按照這兩個條件,所涉及的雇員大約有5000人,主要從事的都是金融行業。而該舉措的目的據稱是為了吸引更多倫敦的金融機構轉移到法蘭克福。自英國啟動脫歐談判以來,法蘭克福一直希望能成為金融服務企業轉移倫敦業務的最佳目的地。但是德國此前的勞動法相關比英國嚴苛,被認為是吸引金融機構的阻力之一。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鳳英表示,德國在英國脫歐后,就一直希望德國的法蘭克福能夠成為歐洲的金融中心。

她認為,德國是以制造業為主的國家,之前默克爾訪華時專門提及金融、保險和服務業等第三產業,同時訪問了武漢,也展示了中德兩國在教育方面合作的潛力,“除此之外,中德兩國的金融合作也有很大空間,在英國脫歐后,歐洲需要重新組合一個金融中心,法蘭克福很有可能會成為這個中心。”

(編輯:秋貍)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安徽11选5五码分布 专家预测3d特别号今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四人 极速十一选五在线计划 福州站街女体验报告 钱龙捕鱼漏洞技巧 至尊棋牌捕鱼 浙江6+1走势图二元网 日本女优高潮快播 电脑炒股看盘软件哪个最好用 最新熊猫棋牌 多狐河南麻将棋牌下载安装 排列5开奖公告 爱黄色片 当前上证指数 微乐江西棋牌南昌麻 乐彩3d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