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馬道夫”的手稿帝國浮沉錄

發布時間: 2019-06-22 03:43:53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周文儀編譯 瀏覽次數: 評論:0

【歐洲時報記者/周文儀編譯報道】現年71歲的法國商人熱拉爾.萊里蒂埃(GérardLhéritier),涉嫌用名人手稿以龐氏金字塔騙局詐騙1.8萬名投資者,使其損失達10億歐元。2015年被控“洗錢”和“有組織詐騙”等罪名。法國媒體給他取了”法國馬道夫“的綽號。目前該案仍在預審中,一個水管工之子,用了什么招數使近兩萬人心甘情愿地付他大把鈔票,三任法國總統都被他欺騙,在警方對其進行調查時,他還中了1.7億歐元的大獎,他的人生絕對堪稱一部傳奇。

水管工之子

萊里蒂埃1948年6月21日出生在南錫,家族自19世紀以來從父到子都是水管工-鍍鋅工,他19歲時從軍,當了6年士官后退伍。1980年代,他開始在斯特拉斯堡賣鉆石,店鋪倒閉,他遷到摩納哥,開了一家集郵店,1996年曾因糾紛被關入監獄15天,后來洗清了罪名。

萊里蒂埃自稱“自學成才”。1990年在巴黎創立阿里斯托菲爾公司(lasociétéAristophil),隨后在比利時、瑞士、奧地利及香港成立4家分公司,2004年在巴黎創立名人書信手稿博物館(Muséedeslettresetmanuscrits),2011年在布魯塞爾成立第二家博物館。

2014年11月18日,他因阿里斯托菲爾的活動被正式懷疑“有組織詐騙”。同年12月,名人書信手稿博物館被勒令永久關閉。2015年2月16日,阿里斯托菲爾公司被司法整頓,接著萊里蒂埃3月4日被控“商業欺騙行為、有組織詐騙、洗錢、背信、濫用公司資產、出示不實賬務”等罪名。自2017年11月9日以來,該案由CharlotteBilger預審法官預審。

創造“名人手稿”共有產權

名人書信手稿博物館位于巴黎圣日耳曼大道222號。館內收藏了13萬件名人手稿。稀世珍藏有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手稿、拿破侖威脅要炸掉克里姆林宮的密碼信、詩人和作家安德烈.布勒東(André Breton)的超現實主義兩份宣言、作家圣艾克絮佩里(Antoinede Saint-Exupéry)的最后一封信。法國國王路易16的遺囑、色情文學鼻祖薩德侯爵的《索多瑪120日》(120 journées de Sodome)長卷、莫扎特的手寫樂譜、卡夫卡、雨果、波德萊爾、法朗士等名人的手稿,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的書信、大仲馬不惜舉債而購得的莫里哀的一封手信、查理五世、高更、茨威格(Stéphan Zweig)、拜倫的書信等。

萊里蒂埃絕頂聰明,他想出一個奇點子:把房地產共同物業的“共有制”(indivision)應用在名人手稿文物產權上。他派出一批推銷員,在法國各地巡回吸引小儲戶單獨或集體認購他收藏的名人手稿,特點是這些手稿并不交給買主,而是保存在阿里斯托菲爾公司的保險柜里。買主享有“共有產權”,5年后,公司贖買這些手稿,給予買主一年8%的利息。這一切都不用納稅,也不列入巨富稅的計稅收入中。許多人以為發現了生金蛋的母雞。數以千計的支票寄到了公司信箱里。

萊里蒂埃經常在其手稿博物館里舉行主題展、文物合作項目及入館新品發表會。他結交名流,曾接待法國的3位總統、部長、法蘭西學術院院士、作家、藝術界人士、電影演員、記者等,他創立各種獎項,喜歡頒獎,慷慨酬勞記者,也雇用網軍刪除網上對他不利的文章。公司網站首頁經常突出他與名人的合影,為他的帝國宣傳。

2013年4月某日晚上,他為自己位于巴黎圣日耳曼德普雷街區的豪宅揭幕。這座豪宅曾經是拿破侖手下第二執政官、拿破侖法典編輯官德.岡巴塞雷斯(Jean-Jacques-RégisdeCambacérès)的公館。萊里蒂埃剛以3400萬歐元買下。豪宅改裝后,他氣派十足地把它重新命名為“文學與手稿學院”(Institutdes Lettrese tManuscrits)。

大廳四周墻壁上掛著的都是從蘇富比和佳士得拍賣行購得的名畫。萊里蒂埃立于一幅巨大的拿破侖畫像下,嘴角帶著狡黠的微笑。他在紅毯的彼端迎接賓客。這是一個甜蜜的夜晚,有點像是他的加冕典禮。前司法部長、巴黎七區區長達蒂女士(Rachida Dati)踏著藍色醒目的高跟鞋,笑容可掬地走向他,接著是他的老朋友法國著名電視新聞節目主持人帕特里克.博瓦伏爾.達爾沃爾(Patrick Poivred‘Arvor,PPDA),還有法蘭西學士院院士馬克.福馬羅利(MarcFumaroli)、尼斯市長埃斯特羅西(Christian Estrosi)、1994年龔古爾文學獎得主迪迪埃.范.高維萊爾(Didier Van Cauwelaert),5人依序走上了講臺。紅毯兩側是身穿拿破侖帝國衛隊制服的侍衛,每一位貴賓抵達時,衛隊都高唱來賓的大名,樂隊立刻擊鼓歡迎。賓客內心都覺得這個帝國儀仗隊的品味有點陳腐和俗氣,但每個人都帶著微笑前來與主人握手,大部分的人欠他太多太多了。

萊里蒂埃再次夸耀在手稿投資中的高回報收益。他提到了他的精品收藏,譬如1812年10月20日拿破侖給其外交大臣的那封密碼信(內容是“我要在22日3時炸毀克里姆林宮”)。這封手信以高價買來,他說“當時沒辦法,拍賣價升到了187500歐元,因為有兩個俄國人跟我競拍”。

金錢所向無敵

萊里蒂埃的支票本所向披靡。在紐約、倫敦、巴黎,他使得名人手稿的拍賣價格上漲。人們私下透露,他在倫敦勞埃德保險公司以10億歐元投保他的這些收藏。在寬敞的客廳里,水晶吊燈下,萊里蒂埃矮胖的身形在賓客之間穿梭。有時他把幾位賓客帶到三樓的石砌陽臺上,從陽臺上可俯視最早出版普魯斯特和紀德作品的百年出版世家伽利馬(Gallimard)家族的豪宅。萊里蒂埃對出席晚會的一名記者說:“今晚的盛會,我永遠銘記在心,這是我作為收藏家20年工作的成果。”

然而,深知其底細的人,可在短短一秒鐘內從其眼光中察覺他瞬間閃現的一絲憂慮。在其內心深處,他知道他的帝國只是建立在一堆紙牌之上。

拆東墻補西墻 很多顧客發現端倪

同一時期,興業銀行一名負責反洗錢業務的高級主管最先注意到這位非常特殊的客戶,“可能不久之后暴露一名小馬道夫的真面目”。因為,真相是,所有這些手稿不真正屬于萊里蒂埃。他已經通過他的阿里斯托菲爾公司把全部手稿出售給了18000儲戶。他向買主許諾,每個人5年內的投資回報率將達40%。在最初幾年間,他靠新騙進來的儲戶的錢還款給所有退出的人。但最近幾個月以來,整個系統卡住了。船上到處浸水。公司的助理每天都會收到騷擾電話。助理向大老板報告“一名顧客急瘋了,威脅要向消費者協會揭露一切”;“格羅先生等待我們退還給他9.1萬歐元已經等了6個月,他準備雇請律師”。這類信件多達數十封。數百名儲戶的律師后來說:“阿里斯托菲爾公司可能是第五共和以來私人儲蓄方面最大的一樁丑聞。”

“相對論”與斯皮爾伯格

萊里蒂埃曾想出售愛因斯坦描繪“相對論”的一份手稿。他花12.5萬歐元雇請公關專家西爾薇雅.達齊(SylviaDeutsch)找到買主,這件珍品的預定售價為3200萬美元。達齊在路易威登家族一名成員的幫助下,列出了可能購買這件珍品的19名人士的名單,包括比爾.蓋茨、哈威.韋恩斯坦(HarveyWeinstein)、大富豪阿加.汗(AgaKhan)、法國自由電信大老板格扎維埃.尼埃爾(XavierNiel)等。然而,她隨后寫信給萊里蒂埃:“他們每個人都要求復核鑒定,這可能把估價貶低。”理由是萊里蒂埃2002年在佳士得的買價是55.9萬美元。

達齊想最后一搏,她想把愛因斯坦手稿出售給大導演斯皮爾伯格,她還建議大導演緊接著拍攝一部有關愛因斯坦的傳記片,她甚至為他寫好了23頁的故事大綱,但斯皮爾伯格最終不買。

“空飄信”與“水漂信”

據萊里蒂埃自己敘述,他從1980年代初期開始愛好收藏。當時他為開始集郵的兒子尋找一張罕見的郵票。有一天,他經過巴黎德魯歐(Drouot)拍賣行旁邊一家小集郵店,發現一些信件的信封上注明“用熱汽球寄的”(“parballonsmontés”),這是1870年巴黎被普魯士軍隊包圍時期,巴黎人用熱汽球寄出的信件。隨后他又發現了“穆蘭球”“水漂信”,也是1870年巴黎被包圍期間的發明。這些圓球用金屬制成,球里面塞滿了信件,先在巴黎上游的穆蘭市(Moulins)集中,所以稱為“穆蘭球”(BoulesdeMoulins),球隨后投入塞納河中,本來的設想是球隨著流水在河底滾動,穿過封鎖線,最后在巴黎被撈起。然而這個方法完全失敗,在包圍解除以前,沒有任何“穆蘭球”抵達巴黎,只有一半以上在塞納馬恩省的塞納河口被撈起。

萊里蒂埃開始一點一滴購買詩人和作家戈蒂耶(ThéophileGautier)、雨果、畫家馬奈(EdouardManet)的書信”。“當時突然有了開設阿里斯托菲爾公司的構想”。隨后又發明了手稿產權“共有制”投資方式。善于經商的萊里蒂埃很快了解,要想吸引投資者,必須使他的顧客心懷夢想。他于是創立了名人手稿博物館,讓儲戶可前來欣賞巴爾扎克、埃爾杰(Hergé)、塞利納(Louis-FerdinandCéline)等作家手稿的豐采。

三位法國總統為他“站臺”

萊里蒂埃接待過三位總統。按慣例,每次都合影留念。2010年,舉行小說家RomainGary手稿展期間,他曾接待奧朗德。他為這次展覽花費昂貴。先花了90萬歐元從作家兒子Diego手中購來多件手稿。隨后作家的最后一位當過名模的同居女友LeilaChellabi前來索要她的一杯羹。萊里蒂埃無法躲避,這些手稿已以620萬歐元的價格轉售給了儲戶。大老板被迫簽了一張291萬歐元的支票給女士。

薩科奇離開愛麗舍宮一年半后曾前來參觀其收藏品,萊里蒂埃知道總統業余收藏文物,送給了他總值24522歐元的名人手稿。

他也曾接待過德斯坦,德斯坦的另一個身份是法蘭西學院院士。他特別為他設計了一個“文學與手稿學院大獎”,還頒給他一張1萬歐元的支票。前總統后來把支票交給了他的歐盟基金會。他的親信透露“總統后來知道上了當”。

萊里蒂埃也喜歡明星。他曾邀請JacquesWeber、ElsaZylberstein、EmmanuelleBéart、FannyCotten.on等影視明星出席盛會,上臺朗讀作家作品,一次出場費3500歐元。

2014年6月3日,阿里斯托菲爾公司在摩納哥蒙特卡洛海灣酒店舉行全體股東大會,數百名交易員和顧客出席了這次香檳酒豪華晚會。法國“好聲音”電視節目主持人尼克斯.阿利亞加斯(NikosAliagas)應邀主持晚會。這個小型舞會花費90萬歐元,其中6.5萬歐元給了阿利亞加斯。晚會照例要頒獎,“金筆”獎頒給了大老板的親生女兒瓦萊麗(Valérie)。瓦萊麗連高中畢業文憑都沒有,卻是全球名人手稿的最大買家。

突然金色碎紙片如雨而下,落在萊里蒂埃、他女兒及阿利亞加斯身上,來賓高聲歡呼。整個大廳里沒有任何人想到第二天10億資產暴跌。

中了1.7億歐元大獎

2012年11月13日星期二上午10時51分,萊里蒂埃駕車來到尼斯附近一家小煙吧買歐洲六合彩,他花了7022歐元買了一些彩票。按慣例簽選了他的出生日期,21和6,再加上2,11,16,24和29。到了晚上他在網上查看中獎號碼,他中了170371698歐元。這是歐洲六合彩推出以來排名第三的高額獎金。幾天之后,一輛豪華轎車把他接到一家豪華酒店,他領回了一張支票。他的姓名身份未公布。但他忍不住向媒體透露“我經歷過困境,我知道什么是困境。我曾有過大起大落的時候”。他表示將把部分獎金捐給一家慈善基金會。“在幫助窮人方面,有很多事情要做”。

幸運的大獎得主隨后給了他的兒子法布里斯和女兒瓦萊麗各2500萬歐元,給兩個孩子的母親亦即前妻200萬,給現任女友500萬。最大的一筆錢投到他的人壽保險合同上。他再把4000萬歐元以個人資金的名義投入阿里斯托菲爾公司,這樣就暫時平息了此前威脅要向媒體揭發內幕的那些小儲戶。

這筆獎金是天賜之財,來得恰到好處。好到連警方打擊經濟犯罪大隊都懷疑其真實性。他中這個大獎的機會是1.16億分之一。由于他在瑞士、愛爾蘭、盧森堡都有銀行賬戶,警方懷疑他可能向中獎的原主人收購中獎彩票,以便把獎金轉移到法國。經過核實之后,確定沒有,他這天上午確實在Trinitaire小鎮簽買了這張彩票。

萊里蒂埃變得更加奢侈。他出入乘坐私人飛機,收購了位于Villneuve-Loubet海濱他經常去吃午飯的LaPlage餐館,成為四匹賽馬的主人,出賽時,馬背上披著代表他的標志的黃藍方格披巾,他有一輛奔馳公務車,在巴黎Fouquet’s招待貴賓,收藏和暢飲名酒。他還剩下1.13億歐元。每月給自己發1.5萬歐元零用錢。他還獲得公司優厚的紅利,譬如2012年拿了120萬歐元。當警察來搜查他的尼斯別墅時,在一條白朗峰牌毛巾中發現了鼓鼓的155000歐元現金。

利益鏈與“共犯結構”

萊里蒂埃買下手稿后,以高出買價幾倍的價格轉售手稿,每次大賺一筆。2002年,他通過其盧森堡Cipo Palmeris公司,以559500歐元買下愛因斯坦手稿,隨后于2003年以350萬歐元賣給阿里斯托菲爾公司,凈賺近300萬歐元,緊接著阿里斯托菲爾公司再以1200萬歐元的價格賣給自己公司的儲戶。在這筆生意中,萊里蒂埃簽署的一份文件注明他的職稱是“日內瓦國際專家組織”(ORDINEX)的專家。有10來筆交易都是按這樣的模式。

萊里蒂埃知道要想制止對阿里斯托菲爾不利的謠言的最佳辦法就是經常搞一些大聲宣傳的活動。萊里蒂埃2014年4月,他宣布花費了700萬歐元買下薩德侯爵的《索多瑪120日》長卷。這部特殊的文學作品立刻引起轟動,全球的電視臺都派來了攝影隊。

萊里蒂埃能夠買下這部長卷歸功于法國書商讓.克洛德.弗蘭(Jean-Claude Vrain)。弗蘭是全法最大的手稿賣家。他的書店位于巴黎Saint-Sulpice教堂附近,經常有名人出入,譬如前總理德維爾潘。

弗蘭與萊里蒂埃是一見如故的朋友。2009-2014年間,弗蘭出售了9000萬歐元的圖書與手稿給阿里斯托菲爾公司,每次他都大賺好幾倍甚至百倍。譬如2009年他以16萬歐元買下一批雨果手稿,兩年后,以100萬歐元賣給萊里蒂埃,利潤600%。

弗蘭的書店成為一些著名收藏家與阿里斯托菲爾公司之間“不直接接觸”的交易必經渠道。媒體提到了兩位名人,一位是法國富婆貝當古夫人的前攝影師朋友巴尼埃(Fran.ois-Marie Banier),另一位是前總理德維爾潘。

2013年1月8日,巴尼埃把讓.科克托(Jean Cocteau)的一封信以3萬歐元賣給弗蘭,弗蘭再以16萬歐元賣給阿里斯托菲爾公司。福樓拜的《11月》手稿以90萬歐元賣給弗蘭,弗蘭再立刻以150萬歐元賣給阿里斯托菲爾公司。這類交易的名單很長。

弗蘭與德維爾潘是老朋友。僅2012年,弗蘭向德維爾潘購買了作家塞利納(Louis-Ferdinand Céline)的四批手稿。其中一批是小說《長夜行》(Voyageauboutdelanuit)的400頁手稿,還有一批是小說《北方》的手稿,版本與索邦大學教授定稿正式發行的七星文庫版本不同,是世人不知道的版本,總額111.3萬歐元。弗蘭轉手以174萬歐元賣給了阿里斯托菲爾公司。弗蘭強調:“我的買主不知道手稿的來源,賣主不知道我賣給誰,雙方互不知道對方。”

極端奇妙的鑒定

交易還是有風險的。2014年10月16日。財政部屬下打擊資金非法流動與反洗錢情報機構(TRACFIN)向檢察院通報了弗蘭的書店會計賬目的問題。

為何萊里蒂埃愿意多出錢購買弗蘭的文稿?因為弗蘭隨后立刻給他簽立的鑒定書還要提高價格。

2012年7月2日萊里蒂埃寫信給弗蘭:“你是否能夠給我做兩份鑒定書?一份是Roman Gary的‘共有’手稿鑒定書,價值700萬歐元,另一份是‘印刷古籍與羅盤地圖’(Incunablese tPortulans)‘共有’手稿鑒定書,價值1500萬歐元。這是要給倫敦的保險公司的。”

5天之后,萊里蒂埃收到了兩份鑒定書,各值720萬歐元和1550萬歐元。神奇的是:兩年前弗蘭做的兩份鑒定書的價值各為80萬歐元。弗蘭回答說:“這是給勞埃德保險公司的一份鑒定書。這是我估計收藏品的保險價值為720萬歐元,不是商業價值。”

辦案人員曾監聽到一名主要中介與自己兒子的談話:“萊里蒂埃的周圍有一批專家為他的收藏品估價。他購買一些收藏品,兩三年后,這幫專家朋友給他的估價漲了四倍”。

2014年11月18日,司法警察搜查了阿里斯托菲爾公司和萊里蒂埃的尼斯別墅。公司交由司法清算。巴黎豪宅被扣押,才發現這座豪宅幾乎全部被抵押。萊里蒂埃、他的女兒、弗蘭以及其他一些伙伴被控“有組織的詐騙”罪名。萊里蒂埃和其子女的銀行賬戶被凍結。

隨后巴黎大事法庭下令把扣押的13萬件手稿分批拍賣,以便籌錢賠償儲戶。估計需要組織300場拍賣會,這需要10年的時間。

目前的幾次拍賣,拍得的價格平均只及投資者投資金額的10%至15%。一名律師已聯合2000名受害者控告銀行失職。

律師指出:“實際上,許諾的回報率不切實際,其性質只能令人想起龐氏(Ponzi)騙局,這是典型的龐氏騙局運作方式”。

無論如何,不可否認的是:出售給阿里斯托菲爾公司儲戶的收藏品,完全是以比實際價格估價過高的價格出讓給儲戶的。巧手制造的泡沫破裂后,商品價值貶值84%至92%。譬如受害人以136萬歐元購買的一些手稿,實際只值20萬歐元。

2019年5月6日,阿爾代什省普里瓦(Privas)大事法庭判處涉案的Crussol經紀公司和德國CNA保險公司共同支付75萬歐元損失賠償給5名儲戶。

法庭指責這兩家中介公司向受害儲戶傳達“虛假誘人的投資印象”,在提供信息與建議的職責上嚴重失職,而且還違反“合同誠信原則”,未告訴儲戶自己領取一筆傭金之事。這是目前唯一判處賠償受害人的判決。此前所有的訴訟都被駁回。受害人仍在憤憤和嗷嗷等待對萊里蒂埃的審判,案子仍在預審中。

另外,法國國家文物局檔案館人員認定其中1000多件手稿屬于國家級保護文物,是“國寶”,這表示國家可以不受任何時效的約束索回這些手稿,而且不必給予任何賠償。

萊里蒂埃現在隱居在尼斯高地的別墅里。他有室內室外游泳池,傍晚可欣賞晚霞,平時照顧他的一群鵝、鴨、雞和喂養池塘里的40多條鯉魚。

(編輯:李余)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安徽11选5五码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