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版華為事件”大揭底:法國如何掉入“美國陷阱”?

發布時間: 2019-06-25 22:29:44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楊雨晗、潘越平 瀏覽次數: 評論:0

視頻制作:潘越平

【歐洲時報記者楊雨晗、潘越平報道】近日,擺在任正非案頭的《美國陷阱》引起了不小關注:這本從2019年初開始在法國引起巨大反響著作的主人公是前法國阿爾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Frédéric Pierucci),他結合親身入獄經歷詳析美國如何以強大法律、政治與公共影響力步步肢解法國戰略性企業阿爾斯通。

前法國阿爾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FrédéricPierucci)。(圖片來源:歐洲時報記者潘越平 攝)

2013年,即將出任未來阿爾斯通與上海電氣合資企業CEO的皮耶魯齊在美國機場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未收受任何好處的皮耶魯齊卻被控曾在印尼實施商業賄賂,并最終被迫認罪。皮耶魯齊被捕之后,阿爾斯通高層對其不聞不問,并開始“服軟”與美國司法部全面合作。最終,阿爾斯通不僅被處以7.72 億美元的天價罰款,其與國土安全密切相關的電力能源業務也被美國通用電氣納入囊中。在皮耶魯齊看來,他的牢獄之災是美方要將阿爾斯通收入囊中的手段,以此向法國企業施加壓力,而“賤賣”阿爾斯通則是當時的阿爾斯通總裁為躲開牢獄之災的自保行為。

美國政府能憑借在印尼發生的存疑事件逮捕法國高管的秘訣, 就在于其《反海外腐敗法》:它使美國政府有權追訴全世界任意一家公司,只要后者用美元計價簽合同、或僅通過設在美國的服務器(如谷歌郵箱或微軟郵箱) 收發、 存儲(甚至是過境) 郵件。

那么,美國司法部與通用電氣是否“狼狽為奸”?法國民眾、政府如何甘心核心法國企業落入他國之手?法國其他重要企業如何避免如阿爾斯通般被肢解的噩運?近日,歐時專訪了這位“法國版孟晚舟”,聽這位親歷者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美國陷阱中文版。

歐時:為什么寫《美國陷阱》?

皮耶魯齊:首先,我想警醒法國政府、企業和高管們一個事實:美國將法律作為經濟武器,步步肢解、收購他國企業,而后者往往是美國大企業的有力競爭對手。

其次,也出于個人原因:我想向自己的孩子們解釋,他們的父親到底遭遇了什么。

歐時:您提到美國對法國的影響無處不在,大量巴黎大型律師所、審計事務所和商業銀行都是美資企業。這對法國企業有何影響?還能扭轉這一局面嗎?

皮耶魯齊:實際上,這不是我說的,而是法國對內安全總局在去年報告中提到的。報告還指出,如果法國企業聘用美資律師事務所(如處理反腐敗問題),那么他們可能會面臨信息泄露風險等問題。

眾所周知,斯諾登所披露的棱鏡計劃(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大規模監聽計劃)已證實一些美國信息技術公司協助NSA監聽,而許多歐洲公司都是被監聽對象。

例如,斯諾登在2013年就揭露所有進行超2億美元合同談判的法國企業,像阿爾斯通、空客這類的法國大企業都被“系統性地”監聽。

這種情況以后還會加劇,因為美國去年通過了Cloud Act法案,而這只會使工業間諜行為更便捷:美國檢察官有權要求美國的云服務提供商向其直接遞交客戶在云中存儲的數據,即便相關企業并不知情,且美國檢方也不需要獲取企業所在國司法機關的許可。

“法國版華為案”:“美國不擇手段維護經濟領先地位”

阿爾斯通最終被美國通用電氣收購。

歐時:阿爾斯通曾打算與上海電氣成立合資企業,但后來您被捕、阿爾斯通被收購。結合今天的華為事件,您認為美國是否故伎重演?

皮耶魯齊:2010-2011年,阿爾斯通打算與上海電氣合作,而我被選為該合資企業的領導人,并為此舉家遷往新加坡。事實上,作為阿爾斯通和上海電氣合作的象征,我被捕后這個可能性也化為泡影。

再說華為事件:我想這和華為在技術上的領先地位有關,現在是5G時代,我們看到美國向多國施壓、力阻它們使用華為產品……顯然,面對和中國的競爭,美國會繼續以法律為武器,來維持自己的經濟領先地位。

我對華為案更詳細的情況其實并不十分了解。我的看法是美國政府使用了(與對付阿爾斯通)相似的手法來試圖擊垮其在核心戰略領域的競爭對手。

目前,美國已控制了法國所有的核電站;請回想一下,2003年法國拒絕參加伊拉克戰爭時,美國決定不再向法國軍隊供應零部件,如果這種狀況持續下去,那么戴高樂號航空母艦就無法運行。

我們可以想象,如果法國在重大國際政治問題上(如伊朗問題)與美國意見相左,那會有什么樣的后果?

歐時:那么抵抗此類事件真正有效的途徑是什么?是各國聯合起來通過相關國際法規嗎?

皮耶魯齊:對……德國、中國、英國、法國等國都應該行動起來,聯合抵制美國司法的統治,而不是任由美國來決定誰能與誰合作、或對不聽話的企業隨意處罰。

畢竟,這還涉及國內安全和公民權益:看看通用電氣最近在貝爾福(Belfort)的大規模裁員(編者注:通用電氣收購阿爾斯通時曾承諾增加1000個就業崗位)!整整一個城市的家庭都因此而改變。

美國國會大廈。(圖片來源:中新社資料圖

歐時:您于2013年被捕,但美國在2004年就對阿爾斯通展開調查,并于2010年聯系了阿爾斯通。回到2010年,您認為阿爾斯通應該如何躲過噩運?

皮耶魯齊:美國司法部的常規做法是,建議向所有即將接受調查的企業簽署一份《推遲起訴協議》。企業必須同意自證其罪、接受“督察”,那么法官會和企業達成協議,結局通常是罰款,不會再有管理人員被捕,且罰款金額也會更低些。

歐時:您對華為或其他中國企業有什么忠告?

皮耶魯齊:我很難直接提意見,畢竟我并不了解華為案的詳細情況。普遍說來,在海外開展業務的企業需要熟知如《反海外腐敗法》與國際反腐敗執法的規定,在最大程度上規束自身行為,避免給人留有可趁之機。

歐洲該如何“反擊”?

歐時:面對美國,歐盟在反擊方面如今是否有進步?

皮耶魯齊:問題在于,歐洲由許多國家組成……雖然它應該有獨立的外交、工業戰略,但各國彼此間利益并不一致,仍各自為政。例如,考慮到美國汽車市場,德國并不總會堅定支持法國。波蘭也和美國簽署了購買液體天然氣協議,以減少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

總之,很難使歐洲各國團結起來,針對美國的域外法案(如《反海外腐敗法》)采取統一策略。美國利用美元轉賬結算(如Swift)系統、信息系統(谷歌、蘋果、臉書、亞馬遜),對外國企業施加管束。

對此,其他各國需要行動起來,因為遭殃的不僅是歐洲,還有亞洲國家。俄羅斯一家通信公司也被判處了巨額罰款,雖然每次被處罰者都承認了腐敗行為,但美國此舉就是道貌岸然地以道德名義來擊潰美國企業的有力競爭者。此外,美國近期將中國企業選為攻擊目標(去年是中興、今年是華為)。

而特朗普好就好在,他簡直無話不說,并直白地把貿易談判與司法聯系在一起。例如,他表示要制裁那些“敢”與俄羅斯合作天然氣管道項目的歐洲企業。特朗普公開把地緣政治、國際貿易與法律手段綁定在一起,在華為案件里,他直接聲明若有助于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他將干預美國司法部指控孟女士的案子。這種利用司法的做法顯然是不可接受的。

美國總統特朗普。(圖片來源:中新社資料圖

歐時:特朗普是否促使了歐洲的“覺醒”?

皮耶魯齊:奧巴馬在任時,歐洲的確在“沉睡”。大家都對奧巴馬的印象很好……這更糟,因為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人士當總統,美國為維護經濟領先地位都會利用同樣的手段。它會用盡一切手段來捍衛這一地位。它與中國爭奪世界經濟領先地位,絕不會甘當第二。

其中一個手段是利用他們的法律武器作為貿易戰手段,這種現象只會越來越常見。

法國不再當“鴕鳥”?

美國總統特朗普(左)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歐時:為什么法國政府不阻止阿爾斯通被收購?

皮耶魯齊:現在相關調查仍在進行,我不方便對此發表看法。但明顯的是,那時的法國政府缺乏戰略眼光,特別通用電氣許諾增加1000崗位的聲明更是荒唐可笑的。

請介紹下法國推出的《薩潘第二法案》如何保護法國企業。

事實上,我為《薩潘第二法案》(Sapin II)的實施做出了不少努力。這部可在法國追究、判處在國外犯有腐敗罪的企業領導人的法案是為了保護法國企業。它不像美國的反腐法那么咄咄逼人,更多是種防范措施。

相應地,法國企業需要在內部設置一系列標準,例如對員工進行相應培訓,確認其合作伙伴提供的服務是否廉潔。另外,涉腐法國企業如果主動交代,那么“公益性司法協約”也使其免于認罪。

歐時:該法案實效如何?

皮耶魯齊:以興業銀行在利比亞的貪腐案為例:借助于《薩潘第二法案》,法國得以將部分興業銀行在利比亞的檔案送回國,而興業原本需要向美國支付5億美元罰金,但由于這部法案的存在,興業向美國繳納了2.93億美元,剩余罰金只需向法國政府繳納。

后記

皮耶魯齊給人留下了沉穩謙和的印象,似乎很難將其與書中描述的絕望、嘶吼、痛苦狀態相聯系。不過,他順口回應的一句“人什么都能習慣”,又讓人想起他在過去6年所經歷的煎熬。這個入獄前曾在阿爾斯通工作22年、本將迎來事業巔峰的“替罪羊”如今創辦了一家小型咨詢公司,為企業提供優化建議、評估風險。

鏈接《美國陷阱》精彩節選

“十幾年來,美國在反腐敗的偽裝下,成功地瓦解歐洲許多大型跨國公司,特別是法國跨國公司。美國司法部追訴這些跨國公司的高管,甚至會把他們送進監獄,強迫他們認罪,從而迫使他們的公司向美國支付巨額罰款”。

“自2008年以來,被美國罰款超過1億美元的企業達到26家,其中14家是歐洲企業(5家是法國企業),僅有5家是美國企業”。

“為了取得指控阿爾斯通的證據,美國司法部運用了多種手段,其中之一就是依靠“臥底”,那是一名安插在公司核心部門、與調查人員全方位合作的眼線。多年來,他一直在上衣里藏著一支錄音筆,錄下和同事之間的大量對話”。

“在90%案件中,被告人會選擇放棄申辯,原因非常簡單:高昂的辯護費必須由被告人全額承擔。必須是真的非常有錢的人——才能負擔得起律所費用”。

“被美國司法部起訴的人中,98.5%最終都被判有罪!為達目的,法官可以讓犯人遭受煎熬,需要多久就讓犯人熬多久。為了不輸掉一場訴訟,檢察官也會考慮許多和解方式。他們可以引導被告人與他們合作,檢舉揭發自己的同伙,即便沒有任何物證。這種刑罰制度簡直是扭曲人性,荒唐至極。

“為什么是我?長時間以來,我一直在問自己這個問題,如今仍然沒有得到答案。我即將擔任的職務(阿爾斯通和上海電氣集團合資企業的總裁),會不會和這次遭遇有關呢?這個合資企業如果有幸問世,將會使集團成為發電領域的國際領先企業。在分析人士眼中,這個合作會使阿爾斯通電力和上海電氣雙方進一步擴大國際影響力,也會對主要競爭對手通用電氣造成不小的沖擊。而這一點,美國人十分擔憂!

“他[法國前經濟部長阿爾諾·蒙特伯格(Arnaud Montebourg)]通過加密電話直接聯系了對外安全總局局長貝爾納·巴若萊,但遭到了拒絕……法國對外安全總局不會踏足如美國一樣強大的盟國的‘花壇’”。

“美國商業巨頭最終能夠完勝,絕非偶然。它反映出美國企業界在法國境內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我在職業生涯中看到了美國在法國的一部分行政、經濟和政治黨派中具有的巨大影響力。我們的精英,包括社會黨人,更傾向于大西洋主義。美國有著越來越大的震懾力。美國人在“軟實力”上穩居世界第一,他們使用這種‘軟性外交’手段,同時施加誘惑來使其上鉤”。

“當你聽到阿爾斯通案中擔任法國國家談判代表的大衛·阿澤馬棄政從商,轉行到一家大型美國商業銀行供職時,你不會感到驚訝嗎?……這位高級政府官員最終去了另一家金融機構——位于倫敦的美林證券。而美林證券和美國銀行自2008年就合并了,這根本就是一家機構!……《世界報》 曾詢問他離開的原因,他回答:“我為什么離開?為了掙錢啊!”

(編輯:原野)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安徽11选5五码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