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偉論道】特習大阪會后,華為的飛機又可以飛起來了嗎?

發布時間: 2019-07-01 04:16:51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劉學偉 瀏覽次數: 評論:0

當地時間6月29日上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日本大阪舉行會晤。(圖片來源:新華社)

特朗普和習近平29號在大阪G20峰會后的會晤已經結束,結果一如80%以上的觀察家所預料,有驚無險。本人概括,大體上,雙方一共達成五點重要共識:第一,雙方同意繼續談判,力爭達成貿易協議。第二,美國不再對擬議中的3500億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第三項重要的事情是,特朗普稱,將允許美國公司繼續向華為出售產品。(但他可沒有說,華為的產品,尤其是5G產品,可以重新賣給美國。)

本人在這里實在想對華為表示特別的敬意。因為這家代表中國高科技實力的民營企業實在是在為國擋槍,而且成功地擋住了特朗普射出的那么多槍彈,讓他明白,如果真要封殺華為,那將不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而很可能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于是他想偃旗息鼓了。這個狀況,和當初中興被美國一粒子彈就打到在地真有天壤之別。74歲的任正非,真的可以稱得上是民族英雄了。一架被任正非多次提及,千瘡百孔,依然堅持飛回來的爛飛機,就是今天的華為的真實寫照。

G20峰會全部結束后,特朗普在大阪有一個時長超過一小時的記者會,回答了很多問題,其中許多與中國直接相關。比較特別的是他居然夸獎習近平是中國200年來最出色的領袖。他還說,他“希望美中之間能夠成為戰略伙伴關系”。盡管只是“希望”,這和他前些日子反復把中國稱為最重要的“戰略敵手”,可是相去甚遠。第四項也是意外的消息是,他還稱歡迎中國來的留學生,說他們想把其中優秀的人才留下來,發給他們人才綠卡。這也和美國前些日子草木皆兵式地排斥中國學生和學者大相徑庭。那么中國答應了什么呢?現在看得見的只有一條,就是恢復大批購買美國農產品,而且雷厲風行,會面前就已經訂購了54萬噸的大豆。

簡單概括地說,戰績似乎是4:1,中國暫時領先。特朗普這回如此善解人意,應當和中國兩個月來的頑強抵抗深切相關,也和美國的大選臨近相關。看來美中關系,也并不如有些人以為的,“彼為刀俎,我為魚肉”,只能任其宰割呢。

表面上看來,中美的貿易戰又回到了去年12月1號,阿根廷G20峰會時,上一個特習會的原點,貿易戰暫停加碼,恢復談判。當然這7個月來,河水并沒有停止流動,現在這個船舶,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最主要的方面是,11輪談判下來,雙方已經形成大量的共識,新發生的爭議,一定只涉及其中的少部分事項。還有一種說法是,中美雙方重新回到了5月初破局發生之前的狀況。按特朗普的最新說法,還需要討論的問題,也是不超過10%。

其次就是,一個月以來,美國報復,中國反報復,又分別對2000億和500億的商品加征了關稅。雙方的籌碼,已經被堆得更高。再其次,中國方面,已經不再像一直以來的那樣隱忍,開始凌厲地反駁美國的霸凌,并且高調門地批判國內的投降派。接下去會怎么樣?個人以為,和這次一樣,中美之間的眼下這一場貿易戰,有80%的幾率最終可以達成協議。不過,這次按下的暫停鍵,并沒有像上次那樣帶有一個90天的期限。下一個時間點,似乎要到或者中國的70周年大慶10月之前,甚至年底將在智利舉行的APEC峰會了。但是,如果以為,從此以后,中美之間就會風平浪定,歲月靜好,那也真是太天真,相信這樣天真的人現在已經很少了。

為什么有這個認識,那就還是得講背景了。我們已經多次談到大名鼎鼎的修昔底德陷阱。這次再換一個方式談。現在的中美沖突,的確和當年的斯巴達/雅典,以及后來歷史上多次出現的爭霸局面有異的一點就是,雙方的發展水平和經濟、政治體制,有很大的區別。特朗普并沒有強調這一點,他好像還是在“在商(戰)言商(戰)”。但是他的好些直接的手下,還有政府外面的媒體尤其是各種有影響力的智庫,在越來越強烈渲染這一點。

大家都知道,西方人一直以來有一種傲嬌,就是認為他們的價值觀和經濟、政治體制,是普天下唯一正確的價值觀和體制,全世界沒有例外,都必須一體遵行。但凡遵行得不好,都是罪過。本人要提的問題是,西方的價值觀和體制,的確是在西方的社會基礎上在很長的歷史時期中逐步生長起來的。我們姑且把這種適應西方體制的社會基礎比喻為花崗巖。在這個地基上,西方的上層建筑才能順利建立。但是一旦到了非西方的世界,并沒有這種花崗巖的地基,它可能是石灰巖,砂巖(比喻,不是說質地有優劣,只是說不同),可能是泥土,還可能是淤泥(比喻那些極不發達的地區)。西方人的那一套上層建筑,真的能是到處都可以建起來,并且運作良好嗎?事實好像是這個西方的體制,在非西方的地基上,極少有運作良好的。(大概也就日、韓、臺三個政體學習西方制度算是成功。)相反的是,(中國就是一個最重要的實例。)一些與西方不同的體制,反倒運作得不錯,甚至從西方的角度看過去,“過于的良好”,以至于對西方尤其是美國的利益形成了巨大的威脅,因此才有了現在這個貿易戰,和背景更大的科技戰。

個人的感覺是,特朗普在這個問題上,似乎還屬于現實主義的一派,他并沒有采納班農、博爾頓等人的意見,他對顏色革命并無興趣。他的近期目標就是連任,長遠一點的目標就是“讓美國重新偉大”,或“保持偉大”。針對中國,他只是想“遲滯中國的追趕速度”,他完全沒有想和中國拼個“魚死網破”的意愿。因為這不是他最多還有五年多的任期內可能完成的任務,相反則是在這五年內,會讓美國承受太大的損失,而且終究很可能還是達不到目的,而讓他方漁翁得利。

這次G20峰會上,他一再強調與習近平的私人友誼。各種吹捧,已經肉麻得緊。他們的兩次電話,兩次會晤也的確都做到了力挽狂瀾。據報道,在周六的公開會晤之前,周五晚間他們還有未公開的私下晚餐會晤,據稱已經談成了很多事情。

個人真的以為,中國必須充分估量特朗普在戰略上的這個善意或弱點,哪怕做出一些稍顯沉重的讓步,要和美國達成協議,在以后必會發生的新的對抗中,也要秉持這樣的理念,盡可能地推遲徹底攤牌的時間點,一定不可以心存你死我活的過分想法。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中國都沒有那個能耐。

關于國內批判投降派,據說只是針對民間大V。本人只能算民間小V,但并不自認為是投降派。本人的確堅信,西方還有許多值得中國學習的東西,包括意識形態和政治經濟體制方面,中國必須竭盡全力,減少與西方的割裂,繼續走習主席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道。

(本文作者:法國歷史學博士 劉學偉)

(本欄目文章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報立場)

(編輯:夏瑩)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安徽11选5五码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