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論壇】孫海潮:馬克龍急切希望領導歐盟實現戰略自主

發布時間: 2020-02-19 03:41:57   來源:歐洲時報 作者:孫海潮 瀏覽次數: 評論:0

戴高樂將軍曾先后三次否決英國要求加入歐共體的請求,明確表示英國無條件追隨美國,對歐洲一體化建設只能起到阻撓作用。戴高樂卸任而且去世后的1973年,蓬皮杜總統才同意英國加入,主要用意是平衡德國,德國同意接納英國出于同樣心理。雖然法德軸心是歐洲建設的基本推動力量,但法德相互戒備的心理始終存在,法德英三角的微妙關系是歐洲一體化建設不時陷入困頓甚至停滯的基本原因。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前夕,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分別赴英,力勸英國民眾投票贊成留歐,默克爾希望留住英國平衡法國,奧巴馬則要保留美國通過英國對歐盟的影響。特朗普上臺后力贊英國脫歐,說歐盟本身就是美國的競爭對手早該解散,還當面對馬克龍說法國若脫歐必定與美建立特殊關系。奧巴馬和特朗普對歐盟的態度實質上并無差別,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默克爾對英國脫歐更多的是惋惜和挽留,馬克龍則態度強硬堅稱必須加以懲戒。歐盟與英國談判的首席代表巴尼耶曾在希拉克時期任法國外長,可以認為脫歐談判更多代表法國意志。

2019年11月20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位于巴黎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出席《兒童權利公約》30周年紀念活動并發表講話。(圖片來源:中新社)

2019年12月31日,英國正式脫歐前一天,馬克龍發表致法國人民公開信,指稱70年來首次有一個國家離開歐盟是對歐盟的沖擊和歷史性警報,是悲痛的一天,全歐洲都應該聽到和深思。2016年公投活動中有多少謊言,夸張,簡單化和空頭支票,即使在民主體制下,謊言仍會導致惡果。歐盟時常成為各國問題的替罪羊,脫歐解決不了問題。歐英未來關系的談判即將開始,歐盟要在談判中保護自身利益。法國將通過強硬和苛求來保護歐洲的團結,英國不執行義務必然不能享受權利,要讓人們知道強大而有效率的歐盟才是唯一途徑。隨后,馬克龍在泰晤士報發表致英國人民公開信,對英國脫歐表示“深切的悲痛”,同時為法國在脫歐談判中的強硬立場辯解,強調法國必須捍衛歐盟的原則。英國在與歐盟未來關系中仍需遵守歐盟規則,不允許出現不正當競爭。同時希望法英深化在防務、安全和情報等領域的合作。“英吉利海峽從未能把英法分隔,脫歐也不能使英法分離。”

重塑歐盟和重振法國是馬克龍外交與內政的雙軌列車。英國脫歐后法國成為歐盟成員國中唯一的擁核國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政局穩定經濟繁榮的德國急轉直下,“后默克爾時代”提前到來且前景陰晦,馬克龍在歐盟的強勢地位更加明顯,代表歐盟的意愿愈益突顯,提升法國在歐盟的地位和影響力進而樹立領導權的意圖十分迫切。馬克龍強調最多的是歐洲“戰略自主”,核心內容便是建立歐洲獨立防務。特朗普在赴法出席2018年11月1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紀念活動的專機上發表推文,譏諷建立歐洲防務是“侮辱”美國,“忘恩負義”,但并未妨礙馬克龍2019年在駐外使節會議講話和北約70周年峰會前相繼發表“西方霸權終結”和“北約腦死亡”的論斷。

2020年2月8日,馬克龍出席法國戰爭學院第27屆畢業儀式并發表講話,闡述法國防務政策,呼吁歐盟在混的世界局勢中爭取更多的行動能力,核心是要歐洲戰略自主和歐洲防務,核心的核心則是把法國核威懾力量納入歐洲防務,確立法國對歐洲防務的領導地位。1959年11月3日,戴高樂將軍曾在該校宣布法國建立核打擊力量,馬克龍是繼戴高樂之后第二個到該校講話的領導人,并把校名由軍事學院改為戰爭學院。

馬克龍指出,全球安全環境變化對法國的防務戰略產生直接間接影響,大國爭奪外延至非物資領域,戰略和軍事爭端危險上升,全球危險和威脅增加并呈多樣化趨勢。雖然恐怖主義仍是最大威脅,但國際戰略環境深刻變化,迫使對國家防務戰略進行深入思考。國際司法秩序和保證國家間和平相處的國際機構加速遭到破壞。中美全球競爭主導國際關系,歐洲戰略穩定需要加跨大西洋合作,但歐洲安全取決于歐洲自主能力。美國可能于2021年退出限制戰略武器條約,歐盟要為全球性軍備競賽重啟預作準備,只有建立在法律基礎上的多邊秩序才能制約亂用武力。美國不是歐洲安全的最后保障,法國的威懾力量就是歐洲的威懾力量,但由于沒有共同的歐洲防務政策,就不可能有共同的威懾政策。法國建議設立歐洲防務基金和歐洲干預部隊,強化軍事歐盟成員間合作,建立歐洲獨立戰略文化,建立歐洲經濟和數字主權,實現科技獨立。

馬克龍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再次闡述其歐洲建設思想,一是美俄都對歐洲施加影響,“歐洲沒有抗體”,二是對俄實施“降溫與透明戰略”,重啟與俄戰略對話且需有耐心,歐俄因烏克蘭問題的制裁與反制裁沒有任何效果卻使雙方損失巨大,三是美國收縮和中國發展均對歐盟構成挑戰,西方遭到削弱,美國重新審視與歐洲的關系,歐洲應該重新成為一支政治和戰略力量。四是歐盟現處于最糟糕時期,疑歐情緒膨脹,亟需注入新活力。

“要盡快在未來幾年內就實現主權歐洲達成一致” 。法德軸心和歐盟需要作出明確的回應,德國對法國有關歐盟改革計劃反應遲緩雖不令人傷心卻令人焦急。

馬克龍無時不在展示重塑歐盟和重振法國的雄心,但兩方面進展都不順利。特朗普政府已把阻撓和破壞歐洲建設列為對外政策的一項主要內容,法國核威懾力量納入歐洲防務系統阻力極大,歐洲建立獨立防務絕非易事。默克爾對馬克龍的歐盟改革計劃口頭敷衍暗中阻撓,不配合還從中作梗,德國議會新近否決了法德新一代歐洲戰機研制計劃,原定的7700萬歐元撥款被擱置。馬克龍國內改革阻力重重,2018年11月興起的“黃背心”抗議運動還在繼續,退休制度改革又引發舉國抗議。但從法國政局趨勢分析,馬克龍2022年連任幾無懸念。法國與美國鬧獨立性的外交風格,以及推動歐盟與國內事務改革的信念不會動搖。不論結果如何,馬克龍回歸“戴高樂主義”的思想是堅定的。

(本文作者:孫海潮)

(本欄目文章為一家之言,不代表本報立場)

(編輯:秋貍)

分享到:

熱門推薦

分享到:
安徽11选5五码分布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 新江苏十一选五走势 扬州新浪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辽宁麻将群 广西快3开奖结果历史查询结果 26选5昨天开奖结果 东京热经典排行榜 36选7最新开奖 闲来湖南麻将下载app 甘肃快3结果查询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辽宁35选7开奖结 2011年海口站街女信息 股票历史数据下载 北京pk拾赛车交流群 广西棋牌平台